秘社

母狗阿静契约书

契约书全文:

  本超级极度贱母狗任娜(阿静),自公元2007年7月16日起,发自内心地、自愿成为主人母畜调教师的终生贱畜,贱奴任娜(阿静)自愿被主人母畜调教师剥夺人身权利终生,永远失去人格,失去****,毫无自由,任何动物都比贱奴任娜(阿静)都高贵,贱奴任娜(阿静)自愿成为全地球最劣等、最骚、最淫、最贱的最劣等的贱母畜,贱奴任娜(阿静)除具有有限的生命权外,没有其他任何丝亳权利,其吃、穿、住、活着受的痛与苦都必须比猪狗不如千倍,万倍。

  贱奴发誓:从今以后贱奴不在是人,只是一条猪狗不如最劣等、最下贱没有思想、没有意愿的超级极度贱母畜。为充分体现超级极度贱母狗任娜(阿静)今后一生一世非人的属性,猪狗不如的属性,是真正的最劣等、最下贱的超级极度贱母畜,任娜(阿静)发誓保证做到以下条款:

  1、贱奴任娜(阿静)将终生一丝不挂,只穿双12cm高的不锈钢皮高跟鞋,愿意接受主人用生锈的铁链将贱奴我的颈项套住用电焊焊死,将腰用生锈的铁带勒住用电焊焊死,将四支手脚分别用生锈的铁带套住用电焊焊死,贱奴任娜(阿静)愿永远这样被带着项环、腰环、手环和脚环终生给主当超级极度贱母狗;2、贱奴任娜(阿静)未经主人特允在主人及所有动物面前必须是跪着的,不可站立,头不能高过主人及所有动物的圣物,行走只能是爬行,不可直立行走,头不能高过主人及所有动物的膝盖,以示对主人及所有动物的尊敬,并且随时等待接受主人及所有动物对贱奴任娜(阿静)的任何调教和虐辱,接受主人及所有动物任意残虐乱辱,保证对主人及所有动物百依百顺,服伺好、伺候好主人及所有动物,在主人及所有动物残虐乱辱贱奴任娜(阿静)时,贱奴任娜(阿静)必须主动配合主人及所有动物完成主人及所有动物的各项调教;3、贱奴任娜(阿静)在回答主人及所有动物问题的时候,措辞必须表现出对主人及所有动物的尊敬,语气得体现卑贱,声音略偏低,在开头或结尾必须称呼“主人”。在聆听主人及所有动物调教时,应常回答:“是,主人。”“谢谢,主人。”贱奴任娜(阿静)必须时刻牢记主人的每句话。贱奴任娜(阿静)说话前必须先得到主人的批准,必须想神灵一样的崇拜主人及所有动物4、贱奴任娜(阿静)的食物:贱奴任娜(阿静)不再是人,只是一条猪狗不如最劣等、最下贱的超级极度贱母畜,贱奴今后一生一世在进食时必须像猪狗那样,不能使用爪子,其盛饭菜的器具就是公厕的大便器;贱奴任娜(阿静)只配吃屎喝尿,但介于为了保证贱奴任娜(阿静)不至于营养不良,如平时表现好,在主人的特批下只准食用以下四种东西:一是蛆和虫、二是精液、三是各类呕吐物、四是各经血,但必须充分体现粪便为主,蛆和小虫、精液、呕吐物、经血为辅的原则,40岁前每餐各类粪便最少不得少于92% ,40岁后每餐各类粪便最少不得少于95% ;另只允许贱奴任娜(阿静)喝以下三种东西:尿液、洗脚水、马桶残水,但必须充分体现尿液为主,洗脚水、、马桶残水为辅的原则。贱奴偷喝白开水都是死罪。主人不得赐予贱奴其他任何食物,贱奴不得乞求主人加餐,贱奴偷喝白开水都是死罪。

  5、对贱奴任娜(阿静)住约束:贱奴任娜(阿静)平时居住地只有三处:

  一是狗窝、二是铁笼、三是茅坑,除非主人有特殊要求。

  6、对贱奴任娜(阿静)穿着打扮的要求:主人改变的是贱畜的灵魂和思想,因外形化妆成畜不美,贱畜不是因长着狗尾狗脸贱,是灵魂和行动贱,因此贱畜必须化装、摸粉、喷香,贱畜虽不是人,但得随时像风骚女人那样化艳装,随时打扮得性感、风骚、亮丽供主畜亨用玩弄。为充分剥夺贱奴任娜(阿静)人身自由权利,在没有被调教虐辱时,贱畜必须永远一丝不挂,只允许穿双12cm高的不锈钢皮制做的sm细高跟鞋,带着生锈的项环、腰环、手环、脚环、脚铐、手铐、铁制贞操带、生锈的铁乳罩或用各种绳索(包括钢丝绳、铁链)紧紧捆绑,约束贱奴任娜(阿静)的绳索、铁链、铁母狗项圈、铁环终生不得离身。

  7、贱奴任娜(阿静)是主人的出气桶、马桶、便器,主人可以任意对贱奴进行发泄、虐辱,贱奴任娜(阿静)的一切都是属于主人,贱奴如犯特重大的错误,主人可剥夺贱奴任娜(阿静)的生命,贱奴任娜(阿静)的身体是供主人玩弄虐辱的,只配口做主人您的马桶,舌头当主人的手纸,吻只能吻主人的肛门、脚丫。

  8、贱奴任娜(阿静)的全身属于公用物品,贱奴的全身归主人支配、占有,使用权归大家公用,贱奴任娜(阿静)的身体不配主人使用,只配乞丐、畜牲和各种劣质性具使用,但必须得经主人批准同意。

  9、在主人残虐乱辱贱奴任娜(阿静)时,贱奴任娜(阿静)接受主人使用任何东西作为虐辱贱奴任娜(阿静)的虐辱工具和器具,只要不危急生命,使用生锈的铁制品也行,因为贱奴任娜(阿静)最配使用生锈的劣质工具和器具;为充分体现贱奴任娜(阿静)是猪狗不如最劣等、最下贱的超级极度贱母畜,贱奴任娜(阿静)过生、过年、过节将受到最残、最凶、最狠的折磨和羞辱,将受到最严的管制、最重的约束、最最最凶残残虐乱辱、糟蹋、折磨、****. 本契约内容不可能包容万项,总之母畜调教师有占有、主宰、处置、支配贱奴任娜(阿静)的全部权利,可任意残虐乱辱贱奴任娜(阿静);如贱奴任娜(阿静)有任何特重大违约行为主人有虐杀贱奴的权利,但贱奴任娜(阿静)有申辨权,特重大违约行为特指:一是有故意伤害主人的行为;二是有欺骗主人的行为(如说谎、偷吃禁吃的东西等);三是有故意侮辱反抗主人的行为;四是有最严重违反本契约的重大行为。贱奴我除只有有限的生命权,其他啥权也没有的。其吃、住、穿,活着的痛苦都必须比猪狗等畜牲不如千万倍。贱奴任娜(阿静)是母畜调教师完全占有、主宰、处置、支配的超级极度综合型、公共厕奴级的超级极度贱母畜,贱奴任娜(阿静)是最最最下贱的,极度无耻的,最劣等、最骚、最淫的供乞丐、野兽、家禽取乐的兽妓,是大家的公共厕兽奴,是主人的刑兽奴。如果贱奴任娜(阿静)违反了本契约书一丁点内容(如在主人残虐乱辱贱奴任娜(阿静)时,贱奴任娜(阿静)不主动、在聆听主人调教时把“是,主人。”而说为了“是”,都算违反了本契约书的条款。),贱奴任娜(阿静)自愿接受主人任何最严厉的惩处。

  以上誓言均发自奴儿内心。奴儿将恪守誓言。

  发誓人:贱奴任娜(阿静)

  二0一九年九月十六日

  

为您推荐